蝴蝶泉

二十年前第一次去云南,我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。到达昆明之后,又去了石林和大理。那时年纪尚小,又不知人文地理,自是懵懵懂懂走马观花。算到而今,能回想起来的经过十不存一。岁驰时移,所谓”彩云之南“,于我更多的只是在旅游APP填写足迹时聊以凑数。若当真讲讲心得,其实与没去过无异。 不意今年双节仓促之中竟又成行。北京飞昆明,只需半天足矣;动车至大理,也不过像打车到新修的廊坊大兴机场。至此才算是真正见过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几句话说清楚44:什么是微码Microcode

每当听到有人说“这个问题更新一下微码就好了”,就觉得这个哥哥怎么这么迷人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为了也让自己变成这种迷人的哥哥,我也研究了一下到底什么是微码。 这里说的是跑在CPU处理器上的微码,不是IBM那群人嘴里说的那个微码。如果你之前没和IBM打过交道那就当这段话不存在。 计算机体系结构是一层又一层的抽象,典型的比如操作系统对底层硬件的抽象。但鲜有人知的是,操作系统和底层硬件,尤其是CPU之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毫无来由

如果生活中发生了一件很难解释的事情,那么这件事无论重要不重要,都会一直盘桓在我们的心里。 这其实是一种类似如鲠在喉甚至如坐针毡的感觉,排解的唯一办法,就是强行安排上一个解释。 这个解释无论是不是事实,至少可以给予心理纾解。但这恰恰不是为了安抚感性,而是为了安抚理性。一旦理性上能够接受了,事实是怎样反而也没有那么重要了。 这其实是我们进化出来的一个主动防御机制。用来在确实是毫无理由的事实面前,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几句话说清楚43:什么是云原生Cloud Native

容器就是云原生?微服务就是云原生?K8S就是云原生? 想要知道什么是云原生,首先需要知道什么不是云原生。 前一段时间云厂商喊得最响的口号就是“上云”。上云的意思很简单,就是把企业中原有的基于私有数据中心和虚拟化IT平台的业务都塞(迁移)到云上去。 这部分业务其实是云计算时代的“拆迁户”,离开了自己住得习惯的深宅大院,挤到了分配的回迁房里,一切都非常别扭,人别扭,房子也别扭。但修修补补拉拉扯扯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几句话说清楚42:Xeon Scalable CPU Cache Coherence处理流程(2)

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介绍了在Non-inclusive缓存第一次读取的读取数据的过程。其中有几个关键点在于: 数据不是首先进入L3缓存再进入L2缓存,而是直接进入L2缓存 数据所在Cache Line的状态会被记录在它自己的Home节点的Snoop Filter中 所有LLC中的数据和Snoop Filter中的数据可以涵盖此时CPU所有缓存中的数据,只是会有重复的 Snoop Filter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几句话说清楚41:Xeon Scalable CPU Cache Coherence处理流程(1)

先明确一下Cache Coherence出现的原因:多核处理器中,同一段数据可能在多个私有Cache中同时存在。多CPU核需要对该数据进行读写操作,为了保证程序执行结果的正确性,这多个CPU之间需要互相“通信”才能确保自己拿来参与计算的数据是应该用的数据。 这里面关键就是对“写”的处理,如果只是只读的话,其实不用考虑Cache Coherence。 对Cache Coherence的理解在开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几句话说清楚40:什么是Outstanding Cache Miss

在阅读CPU PMU事件文档或其他一些相关资料的时候,总是会看到”Outstanding Cache Miss”这类描述。对于Cache Miss大家应该比较熟悉,但什么叫做”Outstanding Cache Miss”就需要再作一下说明了。 当CPU发生Cache Miss之后,自然需要从下一级缓存,或者RAM中将需要的数据存入缓存。从请求开始到数据还没有进入缓存的这段时间,就是“Out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几句话说清楚39:什么是Snoop Filter Back Invalidation

前面提到了Skylake的CPU对缓存的结构进行了一番改动,L2和L3缓存从Inclusive的关系变为了Non-inclusive。这个变化就引入了Skylake中专用的Snoop Filter。和所有Snoop Filter一样,都是服务于MESI协议,探测一下同一条Cache Line在不同的CPU核中的状态。 在Skylake中的区别是,以前的Snoop Filter都是直接用L3缓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北魏司徒东郡公崔浩教你如何忽悠领导

“崔浩”这个名字很普通,普通到今人还有很多人和他同名。但官拜三公的北魏东郡公崔浩并不是一个“差不多先生”。把这么普通的名字放在这么神奇的男人身上,让人在读史料的时候都能产生一种出戏的感觉。 说实话,崔浩当上北魏的司徒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。他本就出身高门望族,祖上也有人当过曹魏的司空,之后祖祖辈辈又在当公务员这条路上颇有家学。正遇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的乱世,国家培养个干部也不容易,有如此人才自...

Continue Reading →

© 2020 DecodeZ All Rights Reserved.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
Theme by hiero